高尔夫“领土主权”被足球抢 足球统一江湖?

[摘要]如果说足球运动在现时语境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那么连球场都随时保不住的高尔夫运动就是人见人欺、蕾绽蕾败了——距离美丽盛开还早着呢。

高尔夫“领土主权”被足球抢 足球统一江湖?

高尔夫球场(资料图)

波伏娃写过一本书,叫《第二性》,书名的意思是,男性比女性在性别上有优势因而男性是第一性,女性是第二性。在诸多运动项目之中,由于国家领导人的个人喜好,足球现今在中国“讲政治”地成为了居于统治地位的“第一运动”,其他运动项目打包排入“第二运动”,而高尔夫运动,第二梯队都进不了,近日,新华社新媒体专电发表了被高尔夫从业者吴若成称为“奇葩”的文章:《建言中国足球:拆楼或铲违建高尔夫球场改足球场》。如果说足球运动在现时语境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那么连球场都随时保不住的高尔夫运动就是人见人欺、蕾绽蕾败了——距离美丽盛开还早着呢。

足球是一项体育运动,高尔夫球也是一项体育运动;足球是奥运会比赛项目,高尔夫球也是奥运会比赛项目,作为运动本身而言,它们各有追随的人群,并无高下之别,如果厚此而薄彼,推高尔夫球场、建足球场,那么就是对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经济规律的违背,还涉嫌对百万以上中国高尔夫球友的歧视。

一个高尔夫球场可改建为100个足球场,从面积换算上来说是成立的,但从可操作性上来说则是个充满了书生气的建议。其一,以北京为例,高尔夫球场基本上都远离市区,车程在1-3个小时,过去踢球种种不方便;其二,一个足球场前后两场比赛交替时,队员人数可达四五十人,100个足球场可达五六千人,这是赶集呢还是踢球呢,制造某一区域的交通拥堵才是真;其三,高尔夫球场依照起伏不平的地形而建,改造成平整的足球场,费用不会低;其四,如果改建成真草足球场,维护费用并不见得比高尔夫球场低,如果改建成人工草足球场,会降低城市的绿化率。

我所在的单位距离北京市109中学和汇文中学很近,109中学有半块人工草足球场,汇文中学有一整块人工草足球场,多数时候,球场都是闲置的。这并不奇怪,素质教育实施得并不猛烈,为升学计,文化课占用了学生太多的时间;还有,进入了独生子女时代的中国,很多家长怕孩子从事激烈运动受伤而不愿让孩子踢球;老师们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解决教育现状,只增加足球场,于中国足球有何益处。

关于“第一性”和“第二性”的问题,我有一个粗浅的见解,从母系社会步入父系社会,是男人利用结实的肌肉从而接管了权力;而现今及未来,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整个社会对力量的依赖度降低,男女两性进入了比拼智识的时代,在这一方面,女性并无劣势,男女平等将是必然的趋势。

关于中国高尔夫球场的“违建”问题,我以为这和各方抑制、打压高尔夫运动密不可分,戕害了这项运动在我国的正常发展。不过,只要有高尔夫人群的存在,高尔夫运动就不会被削弱,现实是,近些年中国高尔夫在官方和民间的共同努力下和这项运动自身魅力的吸引下,高尔夫人口在激增。国家领导人喜欢足球,这没有什么错,下面人推动足球的发展也没有什么错,但运动式地搞足球的思维则需要忖度,高尔夫球和高楼大厦不是足球发展的障碍,恰是改革开放30年我国经济水平大幅提升的体现,为一项运动打击其余,不可取。

最后,我想抄录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的一句话: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源。

本文即将发于《新高尔夫》

2014年7月号

文/艾国永《新高尔夫》月刊主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xiaoba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