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令置若罔闻!部分违规高尔夫球场仍在营业

[摘要]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明显违反相关规定而建的球场依旧“正常营业”,其背后究竟有何内幕?

禁令置若罔闻!部分违规高尔夫球场仍在营业

部分违规高尔夫球场仍在营业

新华社北京12月9日新媒体专电 今年7月1日,国家发改委、国土部等中央11个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随着年底临近,上海、湖北、广东多地按照规定,掀起清理工作高潮。然而,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明显违反相关规定而建的球场依旧“正常营业”,其背后究竟有何内幕?

多地向违规高尔夫球场“开刀”

2004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要求暂停新的高尔夫球场建设并清理已建、在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这是我国首次对高尔夫球场建设下达“禁令”。但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时,全国的高尔夫球场数量不到200家。经过十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600家。​

因此,今年7月1日,国家发改委、国土部等中央11个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明确要求全国各地高尔夫球场按照取缔、退出、撤销、整改四类要求进行处理。记者获悉,发改委等6部委为此还召开过专题电视电话会议。​

12月8日,上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尔夫球友告知记者,包括他在内的百余名球友,正在向停业的上海南公馆高尔夫俱乐部讨要说法,希望退还会员费。​11月26日,该俱乐部才刚刚举行并决出了某场赛事的年度球王总决赛4强,30日却突然公告称,“受此次国家对全国高尔夫球场整治的影响,接政府有关部门的通知,南公馆高尔夫俱乐部将于今日起停止营业”,并表示相关后续事宜正在与政府积极沟通协商。

12月6日,俱乐部再发通知,表示还在积极与政府相关部门沟通协调。8日,记者再次致电,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后续方案还未出来,且俱乐部只对会员解释。

​同样,全国多地,因清理整治而停止营业的高尔夫球场不在少数。记者从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会了解到,球会下的“国王球场”已暂停使用,打高尔夫只能去另一片“亚运球场”。“因为政府查了……听说总共要查100片球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球会工作人员介绍。这片球场曾被当地媒体曝光“三年关不掉”。

部分违建球场仍“相安无事”

“从近日‘清理潮’的效果看,确实力度比较大……但该开的(球场)还在开。”上海一位高尔夫爱好者告诉记者。​

从2004年至今,相关部委屡屡发文禁止和整治高尔夫球场:2006年,国土部和国家发改委将高尔夫球场列入《禁止用地项目目录》;2011年4月,国家发改委、国土部、环保部等11部委再次联合发布《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开展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可惜,这期间高尔夫球场、高尔夫度假区甚至高尔夫房产在多地蓬勃发展。直至今年,相关部委再次联合“亮剑”。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多地开始清理整治,一些高尔夫球场也应声关闭,但不乏“相安无事”者。​

上海东庄海岸俱乐部位于浦东国际机场北侧。记者了解到,在寸土寸金的上海,该俱乐部占地达2700亩,远超上文所提及的南公馆俱乐部(占地1200亩)。该俱乐部拥有36洞的标准场地,曾承办多次赛事。其仅对会员开放,入会费高达133万元,且不属于预存消费模式。​

记者调查发现,该俱乐部一期工程于2009年11月正式开工,2010年10月试营业,当属清理范围之内。可记者8日了解到,该俱乐部仍在正常营业,可随时办理会员,预约场地。

​同样,位于吉林省长白山度假区的高尔夫球场也未受影响。作为度假区的一部分,其高尔夫球场和滑雪场按季节轮流营业,都属万达集团投资项目,同样在2004年禁令出台后开工建设。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季是滑雪季,一般高尔夫在6月至10月,现在产品销售目录还没出,但“肯定营业”。

项目申报“绕圈圈”

2004年,相关禁令已要求暂停高尔夫球场建设,期间禁令始终未松。2006年,高尔夫球场更是被纳入了《禁止用地目录》,直到最新的2012年版目录,其始终赫然在列。​这些新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究竟如何通过审批,且逃过一轮轮清理整治的呢?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其中不乏当时并非以高尔夫球场的名义,很可能是借口重大赛事、绿地和度假区等建设名义,向发改委、国土部等部门申报而成,然后以“体育休闲娱乐”等为名向工商部门登记,属于变相的“超范围经营”。​

记者发现,上海东庄海岸俱乐部也与当时的上海世博会密切相关。据了解,根据当时市政建设规划,这块本属于机场撂荒的土地要被建成一个体育休闲绿地。俱乐部官网一篇建设回顾文章写道,“作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城市环境优化配套工程中的一项,东庄海岸俱乐部一期工程在这一年11月正式开工。”​

无独有偶,根据公开的落马官员细节,与高尔夫沾边的不在少数:海南前副省长谭力被中纪委调查之前还在外省,由私企老板陪同打高尔夫球;原药监局医疗器械司司长郝和平因受贿罪入狱,受贿的3张高尔夫会员卡超过了50万元;原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总经理唐若昕夫妇落网,腐败目录里仅高尔夫会员卡一项就有百万元。最典型的例证,是2010年浙江温州的“官员群体任职高尔夫协会”事件——当地20多名现职副厅级至副处级干部,出任了高尔夫协会的领导职务。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说,尽管中央有禁令,但一些地方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修建高尔夫球场不仅有利于招商引资、获得税收支持,还能减轻地方绿化的压力。“对违法修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必须从严处理。进行全面拉网式的检查,依法取缔;对纵容这些违法项目的相关负责人,必须追究责任。”(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潘旭周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olf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